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色狼是怎样炼成的
色狼是怎样炼成的

色狼是怎样炼成的

不像初恋的初恋我出生在全国闻名的大庆油田,小时候我就知道我很帅,在幼儿园和小学,我都是小女孩们的骚扰对象,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一个女孩追着我,要亲我,吓得我疯跑回家,第二天都没敢去上学,坐公汽浏览大庆的风光,后来一想这也不是长久之计,第三天我找到她,说:你要在欺负我,我就告诉老师。这招果然有效,她再也不敢找我了,后来在北京我竟然又遇见她,然而不同的是,这次是我亲她,但她没跑……后来上中学了,我有了自己的初恋,她叫丽,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不算美丽,我也一直很奇怪我怎么会喜欢她,后来朱丽亚。罗伯茨走红之后,我才找到原因,她有和朱丽亚。罗伯茨一样性感的大嘴,可当时我并不知道,只知道她嘴很大,很能吃冰淇淋。

  我们经常在一起玩,我们一起去过很多地方,放假的时候我们骑自行车去郊游,后来有一天我开车沿当年的路走了一圈,里程表显示73公里,不能不相信爱情的力量呀,我才是新时期的铁人!我总为一件事感到奇怪,她从不让我去她家,每次送她回家,她只让我送她到路口,然后看我走了,她再回家,我实在想不出是为什么,有一天我实在很想她,直接去她家找她,是她开的门,看见是我很吃惊,嘴张的很大(她嘴本来就大),我忙说我来找你借笔记,我进屋后和坐在客厅的女人说我是丽的同学,我来借笔记,她母亲很热情,招呼我坐,我这才发现她母亲只有一条腿,而且她家里穷的让我难以想像,虽然九十年代大家电器,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不让我来她家!你们知道我当时想什么吗?我想以后我俩结婚了,我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当时我才16岁。第二天我们见面,她就向我提出分手(说分手再准确不过了,因为从始至终我只是牵过她的手),我问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去了你家,她说是,然后我就求她别离开我,我想不起来还说什么了,反正我哭了,后来我想了一切办法,也没能让她回到我身边,那是我一生中最伤心的时期,我不知哭了多少次。。。多年后遇到一个中学同学,说她什么也没考上,接她妈的班,在工厂干活儿,然后嫁了一个工人,过得不是很好,我当时听的很平静,因为我已经不是那个天真的初中生了!


 2。爱情应该是这样开始的后来我上了实验中学,三年里没喜欢过任何人,因为我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不想受第二次伤害。后来我考上了黑大,一直到大二,直到我认识了悠悠,我才开始了新的爱情。我一直把悠悠当成我的初恋情人,和她在一起的三年里,我才明白爱情到底是什么?我们的相识很有戏剧性,我和同学去学游泳,我学了半天也学不会,还呛了好几口水,就坐在一边看别人游。不知谁撞了我一下,我滑入了游泳池,当时我吓得半死,拼命挣扎,我的脚好象踩到什么东西,脚一用力我就站起来了(因为我身高182cm,池子才150cm),这时我看到一个女孩笑的直不起腰来,我狼狈的爬上来,一句话也没说,找了个地方坐下(这次我找了个离池子远的地方),有一人走过来,我抬头看了看她,说:笑够了!

  她没说话,站在我面前,我们对视了一会儿,谁也没说话,大概有两分钟吧,她说了句对不起,然后说:我可以教你,我说我不想学,她说:那你来干什么,来这里看美女吗?

  她可能意识到玩笑开的有点过分了,又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也没理她,这时打铃了,她说了声再见,走了可是没走几步又回头和我说: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摇了摇头。

  她又说:你下周二来,我教你,一言为定。没等我说话她就走了,这时我们同学走了过来,一脸坏笑,我说:你刚才没看见朕落水呀!他说:小人救驾来迟,罪该万死,一会儿请你吃排骨吧我说:看在排骨面的份上,朕饶你不死!

  他说:谢主龙恩,走,吃面去!

  一路上,他不停地问我,那女孩是谁呀!

  我说不认识,他说:不能吧,我看你们聊了半天,我都没敢过去打扰。她挺漂亮呀,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我说我没看清(我说的是实话,落水的时候,池里的化学物质很刺眼,好长时间才缓过来。)不过我到是看清她有一双美丽的脚!(我很喜欢看女孩的脚,一直以为自己很变态,后来才知道这叫恋足癖)


  3.相爱只在一瞬间周二我并没有去,尽管她有一双美丽的脚,但我还不至于为了看她的玉足去赴约。再见到她,是一个月之后,那天下午我在校园里散步,突然一个女孩走过来对我说:“还记得我吗?”

  我摇头,她说:“我记得你!你太没信用了,那天我一直等到游泳馆关门”

  我反驳说:“我本来也没说要去,所以不能算失约!”

  虽然不能验”脚”证身,但我记得她的声音,没错,是她。

  我从上到下把她打量一番,确实有几分姿色,看来阿键的眼光有时还可以。

  我在胡思乱想,没听清她后来说的几句话,忙问:“你说什么?”

  她说:“没想到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我是9X新生,计算机的,你呢?”

  “我比你高一级,也是计算机系,算是你师哥”

  “兄台贵姓?”

  “这个’贵’字用的好,因为,我姓金”

  “切”

  随后我们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她很健谈,人也很开朗,谈话中我知道她是哈尔滨人,也喜欢看金庸的小说,就是这个共同爱好,才让我和一个陌生女孩聊了二个多小时,后来我又发现我们有一个共同点—说话刻薄,我俩不时用”恶毒”的话挖苦对方……她的传呼机响了,她看了看,“我得回家了,下次再聊,对了,我叫X悠,朋友们都叫我'悠悠’“哈哈,黑大的”悠悠”,那我以后就叫你’黑悠悠’吧”我说话的时候一定是满脸坏笑,她突然严肃地说:“太过分了,这个昵称严重伤害了X悠同志的感情”

  她的严肃反而让我有种成就感,因为刚才谈话时,我被她挖苦了N次,却没能给她有力的回击。

  看她真有点生气了,我才满天陪笑地道歉……她走后,我忽然想起来,同寝的兄弟提过她的名字,想必她已经被众色狼盯上了。

  我在学校很少和人交往。已经大二了,却只有一个朋友,就是和我同去游泳的阿键。

  下午居然和一个刚认识的女孩聊了二个小时,真不可思议。

  后来在校园,食堂遇见她,大家只是打个招呼,聊上一两句,仅此而已。

  一天,我在寝室看书,室友说有人找我,在楼梯口,我出去一看,竟然是她。

  “这周五我过生日,你能来吗?”

  “你邀请我参加!”我问道。

  “废话!”

  “是不是还得带礼物,那我就不去?”

  “切!你带嘴就行了,周五下午四点,在正门集合,我可没有等人的习惯!”

  “……嗯,那好吧”

  后来我才知道,她之所以邀请我,是为了她的一个女友。

  周五那天,我准时到达,远远地看见她,身边还有四个女孩。我们打了出租车,一个巨胖的女孩很自觉地坐在前边,我和四个女孩做在后排,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和母亲以外的女性离得这么近。浑身不自在。

  我问她:”一共有多少人?”

  “十多个吧”

  “不会就我一个男的吧”

  “你想得美!咱们学校就你一个男生,其实的男生都是我中学同学”

  “噢,那就好”

  车在”日月潭”门口停下,五个女孩有说有笑地往里走,我静静地跟在后面。

  已经有几个人提前到了,她忙着招呼朋友,我静静地坐在一边。

  她向我介绍她的同学,我一边点头,一边挤出笑容。席间的一些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只顾低头吃菜,有人举杯,我就跟着干杯。顺便提一句,因为家庭的原因,喝酒是我的强项,逢年过节家里都会来很多人,我免不了要喝两杯,而且父亲从不反对,在他看来,喝酒是将来走向成功的一门技能!没等切蛋糕,已经有几个人撑不住了,纷纷表现出喝醉的迹象。大家不住地看我,终于,旁边的一个叫燕子的女孩问我:”你是不是耍赖了?”

  “没有,只是我体内的乙醇脱氢酶和乙酸脱氢酶的含量比你们高”

  大家显然没听懂,我就详细解释此上两种物质对酒量的影响。

  突然一个男孩哭了(可能是喝多了,我刚才说话的时候,他出去回了一个电话,回来之后就一言不发,突然就哭了起来),几个和他很熟的朋友不停地劝他,我也多少听明白了,他好像失恋了。因为我也有过同样的感受,所以很同情他。

  悠悠让一个男生送他回家,好长时间大家都沉默着,终于有一个女孩说:“大家都恋爱过吧,都说说自己的初恋!”(她显然是喝多了,因为她在此之前没说几句话)那个女孩先说,然后是下一个,又一个,轮到我了,直到那天我才明白酒精是个好东西,能给我勇气,我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表达欲很强的人,关于我的那段初恋,在此之前,我没和任何人提过,因为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等我说完,有几个女孩哭了,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哭,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悠悠的眼圈也红了,我发现她哭的时候竟然那么美……轮到悠悠了,她说:“对不起大家,我还没恋爱过,不过,我想我快恋爱了!”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着我。


  4.第一次亲爱接触吃完蛋糕有人提议去蹦迪,我们去了名噪一时的小野,这是我一次去迪厅,音乐和灯乐让我透不过气来,悠悠和我一样,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我俩坐在角落里,扯着嗓子喊话,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悠悠说:“陪我出去走走吧?”

  “好的”这也是我希望的。

  “时间过得真快,都十点多了!”我看着表说。

  “没事儿的,一会儿我送你回学校”她说我无言以对。

  她看看我傻笑。

  “你也没少喝呀,目光都呆滞了”我笑着说。

  她没说话,依然看着我。

  “刚入学的时候,我总看见你在校园里独行,就感觉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刚才听了你讲的故事,证明我的判断没错,你第一次见我,对我什么印象?”她问道我想起在游泳馆的相遇,说:”你人倒是不错,只是有点闹!”

  她打了我一拳,并大笑起来。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美,我有点醉了!

  “你刚才说的故事是真的吗?’她问我“我没有说谎的习惯”

  她点点头,又问:”她现在怎么样?”

  “不知道,都好几年不联系了”

  她点点头,好像对我的回答很满意。

  就这样,我们边走边聊,我很喜欢这种交流,轻松、自然、但是天很冷,我们以这种速度走回学校显然不太现实,我们都舍不得结束这次谈话,又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真想再聊一会儿”她说我也点了点头。

  她若有所思,一会儿低头,一会儿抬头,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我们走吧”她突然说。

  我也没问去哪儿,就和她上了车,不论去哪儿,只要和她在一起就行。

  她和司机说了地点,然后回过头问我:”你怎么不问我去哪儿?”

  “没必要问,我想,你是不会伤害我的!”我答道。

  “切”

  大约十分钟就到了,我们下了车,她说:”你先在这儿等一下”然后就走了,过了一会儿,她回来对我说:“跟我来吧!”

  我俩轻轻地上了楼,她示意我不要出声,她小心翼翼地开门,我们进屋后都长出了一口气。

  她开了灯,屋里没有多少家具,不过房子很大,在哈尔滨应该算是高档住宅了。

  “这是我家的房子,暂时没人住”她说她进屋就换了鞋,我又见到了她美丽的脚,她沏了一壶茶,我们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都十二点了,可我们谁也不困,天南地北的聊,原来我的表达欲这么强,多半都是我在说,她扬着脸静静地听。聊大家喜欢的书和音乐,聊学习和将来的打算,等等……不知不觉,天蒙蒙亮了,我一看表,五点二十分,我俩像作贼似的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她说了一个地方,我对学府路以外的地方都不熟,所以只能听她的安排。车到了一家餐厅,进去才知道是广东早茶,我们点了很多东西,因为确实饿了,我正在狼吞虎咽的时候,她小声地问我:“唉,你带钱了吗?”

  我也愣住了,赶快摸了摸钱夹,还好,在身上,打开一看,大概有一千块,才放心地接着吃。

  “名不虚传呢,大庆人就是有钱!”她说不知道她说这话是褒义还是贬义,算了,不去想了。好在身上带钱了,要是付不起饭钱,那可就惨了。吃完饭我们打车回学校,我提高嗓门儿对司机说:”麻烦你,到黑大!”然后小声和她说:“你没钱了吧,现在就得听我安排了!”又招来她一计重拳。我们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下了车,一前一后,相距很远,装作彼此不认识。

  回到寝室,也没人问我昨晚去哪儿了,因为我平时很少和室友来往,他们对我也漠不关心。

  困劲上来了,我倒头便睡……


  5.为你我受冷风吹我是被阿建叫醒的,他坐在床边冲着我笑。

  “不用问了,我昨天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我先发制人,封住了他的嘴。

  “是那个X悠吗?”他问“是的”

  “我听说那个女孩很傲慢,我屋的老三想追她,还没等表白呢,就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他又说道。

  “形式决定内容,方式决定结果”我引用了一句哲学术语“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他笑着说。

  本来是一句很平常的话,可是看他满脸坏笑,想必是话里有话。

  “意思倒是不错,可是你的神情不大对劲儿呀!”我说“她过生日请你去,这就很能说明问题嘛!”

  “哥哥我的魅力是人所共知的”我故作深沉地说。

  “老金说话有点吹!你以前不这样呀,看来是爱情改变了你!”

  我只是笑,没有回答。我也猛然发现自己变得贫了。

  ……后来在校园里见到她,她总是很平静地和我打个招呼,也不多说话,好像那天发生的一切根本不存在,只是我的一个梦,我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是不是那天我做错了什么。难道她只把我当成一个可以聊天的异性朋友。只是我在自做多情!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也没多少精力考虑这其中的原因,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后来考得很糟糕,因为我根本没有我说的那么洒脱,我根本无心复习,整天想着她,想她为什么会用这种态度对我!快要放假了,我决定在离校之前问个明白,要是不问清原因,我整个假期都过不好。在离校的前一天,我鼓足勇气给她打了个传呼,半天她也没回话,我又传了一遍,第三遍,第四遍……还是没有回话,天很冷,风很大(我是用路边的磁卡电话打的),冻得我浑着发抖,可我怕错过她的回话,还是舍不得离开,旁边的音像书书店放着林忆莲的专辑,尤其是那首,我边听边发抖,心想这首歌是不是李宗盛为我写的……又等了半个小时,我实在冻得受不了,跑回寝室,围上被子,浑着还是不停地发抖……这时,孙哥(我爸的司机)来了,说来哈尔滨办事,顺便接我回去,看看我的脸色,问我是不是病了,我说这两天有点感冒,我和导员打了个招呼,就坐车回家了。到家之后,真的发烧了,我躺在床上,想当天发生的事情……第二天一早,,我妈喊我接电话,我拿过电话----是她!

  “你是不是找我有事?”

  “没什么事!”我回答“你在哪儿打的电话呀,我回了好几次,可总是没人接!”她说“我在电话亭打的呀,你回电话了?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它一次也没有响呀!”我惊讶的说妈的!中国电信害得我这么惨!我心里想“那可能是电话有问题吧”她说“你等了一个多小时呀,这大冷天的……”她没有在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在医院护理我嫂子呢,我以为你找我有急事,打车回学校,你们寝室的人说你回家了,我要了你家的电话,一看太晚了,就没给你打”

  “你找我有事吧?”她又问了一遍“我…我……”我有一肚子的话,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妈一边浇花。

  我们都沉默着,过了一会儿,我妈走开了,我小声地说:”你这几天怎么了,情绪不太正常呀,看见我也不说话?”

  她没有回答我,我们又开始沉默。

  “没怎么的,心情不好……算了,等回学校再说吧!”好半天她才说“不行,你必须现在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哪来的脾气,现在想想,当时我真笨,还不明白为什么。她沉默了一会儿,居然把电话挂了,我愣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轻轻地放下电话。

  这时的我,脑子里面空空的,想起了那首歌~~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有人问我是与非说是与非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若是爱已不可为你明白说吧无所谓不必给我安慰何必怕我伤悲就当我从此收起真情谁也不给我会试着放下往事管它过去有多美也会试着不去想起你如何用爱将我包围那深情的滋味但愿我会就此放下往事忘了过去有多美不盼缘尽仍留慈悲虽然我曾经这样以为我真的这样以为。。。。


  6.朝爱情的方向奔去人逢喜事精神爽,人遇愁事就发烧!

  本来病都快好了,让她这么一刺激,又严重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二次发烧,而且再创新高—39。2℃,家人都很担心。唯独我很冷静,在医院打完针,回到家里一个人躺在床上,闭着眼想着我和她的一幕一幕……她不断地浮现在我眼前,我想,我是喜欢她的!就算她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越是拼命地想她头越痛,不知不觉地,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病明显好多了,我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跑到客厅给她打传呼,我没让她给我回电话,而是告诉她:我是多么的喜欢她!我对着她传呼台小姐说着肉麻的话,却丝毫没有感到难为情,传呼小姐很敬业,不动声色地帮我传递信息,想必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情人一定很多,她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我记不清一共打了多少个传呼,总之我是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等回音,我盼她回话,同时也怕她回话,怕她无情地回绝我……电话突然响起,我不知所措,故作镇静地慢慢拿起电话。

  “喂”

  电话那边的她没有说话,而是在哭!我不知说什么好,一着急,不争气的眼泪也流了下来,我告诉她,这些天我是多么地想她,她还是不说话,不停地哭!

  “你在哪儿,我想现在就见到你,我有一肚子的话要对你说!”

  “我没在哈尔滨,在肇东姥姥家,我姥姥过生日…”她说“我马上去”还没等她说完,我抢着说“你别来了……”

  这时候门开了,我和她说:”我家回来人了,你别管了,我一定要去,你等我吧”然后就挂了电话。回来的是我爸,孙哥掺着他,想必是又喝多了,我忙过去扶他,帮他脱去外衣,扶到床上躺下,然后我送孙哥出门,本来我是打算坐火车走的,看见门口的车,我决定开车去。我和孙哥说我要去六厂看一个同学,他说他送我,我说可能要呆很长时间,我自己开车去吧,他没说什么,把钥匙给我(我有驾驶证,在这之前我也经常自己开车),我把他送回家,随后--我满怀喜悦地朝爱情的方向奔去!


  7.愿时间,在这一刻停住我没跑过长途,更没去过肇东,只知道离哈尔滨不太远,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朝高速公路奔去……时速表显示130km/H,平时在市区我开车都没超过70km/H,转眼就到了哈大高速收费口,“这条路能到肇东吧!”我问收费站的同志收费站的同志用奇怪的神情看着我,看来是很少有人这么问。

  “能到!”过了半天她才说“谢谢!”我说完就继续上路。

  第一次跑高速,我也没感觉害怕,可能是奥迪车底盘重的缘故,不知不觉已经开到160km/H,可我还是感觉慢,我恨不得肋生双翅,即刻飞到她面前……终于到了肇东收费口,可我到哪儿去找她呢?对了,她一定以为我会坐火车来,想必应该是在火车站等我吧!我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火车站,我一眼就看见她,在车站门口张望,我停了车,“X悠,我来了!”我一边喊,一边向她跑去她先是一愣,然后向我跑来我站在她面前,却不知该说什么,我一把抱住她……我们久久都没有说话,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完全不顾忌路人的眼神,身边的一切在我眼里已经模糊了,真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住……我突然抬起头,对着天空喊:“X悠,我爱你”!

  路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全然不顾,然后对她说:“我恨不得跑遍全世界,对世上所有的人宣布!”

  她那张满是泪水的笑脸,直到今天,我还记忆犹新(由心)!!!


  8.近情情怯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低着头问我:“看没看见一个装白色大衣的女孩?”

  我左右张望了一圈,是有一个装白色大衣的女人,而且正往我们这边看。

  “管她呢,看就看吧,”我满不在乎地说“你不在乎我在乎,那是我表姐!”她红着脸说“你让她陪你一起来的呀!”我问“没有,她不放心我,非要和我一起来,再说,我也不知道你会这样呀”

  “我…我……”

  我俩儿满脸羞愧地走到她表姐面前,却发现她在擦眼泪,然后就上下打量我。

  “你是自己开车来的吗?”她问我“是”我回答“看来,大庆公车私用的现象很严重呀!”她说她这句话差点没让我晕过去~后来悠悠和我说,她表姐是纪检委的。

  “别在这儿站着了,上车吧”她又说我们三个上了车,她表姐指挥方向,后来在农贸市场门口停下来,她表姐说:“我正好要去买点东西,一个小时后,你俩在这等我,记住了,就一个小时!”

  然后冲悠悠一笑“你和她提我了?”我问“就说了一点儿,我说你是我同学”她说“对,是同学,一个见到你,就拥抱你的异性同学”我满脸坏笑,结果又挨了她一拳,我突然严肃起来,说:“悠悠,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

  她摇头,我和她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及我的感受……她很认真地听我说,我看她又要哭了,所以换了个话题:“后来,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她红着脸,没回答。

  我拉过她的手,又沉浸在幸福中转眼间,一个小时过去了,都怪我刚才说了太多废话,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在市场门口接了她表姐,“是不是意犹未尽呀!”她一上车就说不一会儿就到了,“再给你俩十分钟”表姐说,然后她就下了车。

  这时,悠悠不知从哪儿掏出一盘磁带,笑着递给我,说:“A面第四首,回答你的问题”

  然后很严肃地对我说“天黑了,你回去开车一定要慢呀,到家给我打个传呼,别忘了!”

  然后转身下了车,我看着她的身影慢慢远去,心里感觉空荡荡的……已经开出很远了,我才想起那盘磁带,A面第四首――周慧敏《近情情怯》你的爱在我心中徘徊不知该紧紧握住还是该放开握住太难放开不甘期待又怕受伤害不愿回答不是故做姿态沉默着是我掩饰心动的情怀有些不安又怕失败近情情怯是我对你最真的表白我是如此平静而自在你却象比我爱的喜悦和悲哀过去的喜悦悲伤已慢慢远去强烈的感觉却又再度回来


  9.我们的情人节回到家后,给悠悠打传呼报了个平安,又附上一句情话。她没回电话,想必是不太方便回话。

  以往,总是盼望着放假,如今,我反而想尽快开学。虽然可以通电话,但是电话根本无法缓解我对她的思念……眼看就要到情人节,这个特殊的节日,无论如何我也不能错过。我提前几天就买好了花,不是玫瑰,而是郁金香,因为我知道她最喜欢郁金香。我用两天时间,跑遍了大庆的花店,终于买到了最好的郁金香,视如珍宝地捧在怀里,我没敢把花拿回家,因为我还不想让家里知道,我用提前做好的箱子,小心翼翼地把花放在里面,然后拿到阿建家。我每天至少要去上一次,看看我心爱的花,精心地呵护她,同时也是在呵护自己的爱情。

  可能是我浇水、加料太频繁了,花儿茁壮成长,眼看就要开了!这样下去,花没等送到她手里就要凋谢了,这可急死我了!因为后天才是情人节,我赶快给花”断奶”,停止一切养料供应,效果还是很明显的,同时,我又有了新的顾虑-----这样下去,花会不会枯萎呀!

  我只好整天呆在阿建家里,一刻不停地观察花的变化,阿建笑我是“花痴”,我笑笑,没有说话,只要它不早不晚,能在情人节那天准时开放,“花痴”就“花痴”吧!

  二月十三日早晨一起来,我就给悠悠打电话。约她明天出来。等我说完了,她一言不发,好像很为难,我忙问为什么。

  “如果我明天出去的话,我爸一定会觉察到的,我还没想好怎么和家里说呢”

  天呢,这可怎么办呢!我拿着电话,说不出话来。

  她突然说:“有办法了!我一会儿找表姐帮忙,我明天和她一块出去,我爸就不会怀疑了!”

  “又是她,明天不会是我们三个一起过吧!”我很失望地问。

  “当然不是了,我只是和她一起出门,然后就分开”她说“这还差不多”我说……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了,之前我和家里说我去看一个生病的老师。

  一路上,我紧紧地抱着我的花,生怕它冻坏。

  一下车,我就看见悠悠站在车站四处张望。我赶快跑过去,当我把花捧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一边笑一边流泪。这时,她表姐又出现了……她表姐其实人很好,主动提出来帮我们照顾花,而且很知趣,早早就离开了!

  我们拉着手,在大街上散步,尽管当时天气很冷,可这丝毫也没有影响我们的心情,我们静静地享受着幸福,仿佛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身边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我恋恋不舍地送她回家,眼看着她走出我的视线,心里不免有点失落。我一个人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回味着一天的幸福时光!


  10.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我正沉浸在幸福中,突然传呼响了,我看了一眼,是悠悠。一定是有什么急事,否则她不会给我打传呼的。我起身跑到楼下给她回电话。

  她在电话那边哭,我问她出了什么事,她没回答我,还是不停地哭……后来她和我说:他爸单位的一个多嘴的同事,今天看到我俩儿了,然后就和她爸说了,他爸刚给她打过电话,她不知道她爸回来之后应该如何解释。

  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没有很好的办法。也不知该怎么劝她。急得直挠头。

  “别怕,有我呢,”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我出校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向她家奔去,同时我也不知道我是去干什么,我只是觉得,她这时很需要我,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我应该在她身边!

  她家离学校很近,一转眼就到了,我在楼下犹豫了一下,然后上楼。悠悠给我开的门,我看见她眼睛都哭红了,让我很心疼,我拉着她的手不知说什么好,她靠在我怀里……“不行,你得赶快走,一会儿我爸和我妈就回来了”她突然说“那你怎么办呢”我说“没事的,我爸问我,我就全告诉他”她说“那他要是训你呢,要不你先不承认,等以后……”还没等我说完,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我俩刚走到门厅,完了,已经在用钥匙开门了!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挺直腰板儿,一副英勇就义的英雄形象。

  她爸和她妈进屋之后,看到我很吃惊,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沉着脸对我说:“进屋坐吧”

  我和悠悠像等候发落的犯人,跟着进了客厅。

  “坐吧”过了好长时间,他爸指着沙发对我说。

  我故作镇静,深深地坐在沙发里。

  屋里四个人谁也不说话,局面很尴尬。

  “你还没吃饭呢吧?”她妈终于开口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她,只是冲她笑了笑,当时笑得一定很难看。

  “不用麻烦了,阿姨”我答到“不麻烦,不麻烦,一热就行了”她说“去做点饭吧”她爸很赞同她妈的作法,跟着说她妈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她爸问了我一些问题:家是哪的,在哪上学,几年级,什么专业……但是没有提到实质性问题。所以我的心一直悬着…没过一会儿,她妈就把菜热好了,悠悠帮着端上桌。

  “把酒拿来!”他爸和他妈说,然后看着我,意思是问我喝不喝。

  我没说话,其实我真想喝一点儿,也许喝酒之后我说话能从容一些。

  她妈妈给她爸倒完酒后,看了看我,悠悠冲我使眼色,当时我以为她的意思是让我陪她爸喝一点儿,后来才知道恰恰相反,我把杯子举过头顶,她妈犹豫了一下,给我倒了一点。

  坐在饭桌上,气氛好多了,怪不得咱们中国人什么事情都喜欢在饭桌上谈~“你俩怎么认识的?”他爸突然问我。

  “在游泳馆”我说“那就是游泳时候认识的了”他说“是”我说轮到他沉默了,他也不知道应该再问些什么。

  “能喝点吧”他边说边举起杯。

  我也举起杯,,我当时可能是心里太压抑了,再加上紧张,居然把酒全干了。她爸睁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也喝了一大口。悠悠瞪了我一眼。喝完之后我感觉好多了,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她妈妈又给我倒了一点。

  “其实,孩子长大了,这我们也知道,谈恋爱也是很正常的事,我们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你没和家里说,毕竟这不是件小事”他爸对悠悠说我在旁边不住地点头。

  悠悠委屈地说:“我是想过一段时间再和你俩说,因为我们彼此还不够了解,况且现在家里事这么多……”,后来我才知道她指的是他爸工作上的事。

  他爸点了点头,显然是对这个回答很满意,尤其是听到他女儿说的后半句话,居然把剩下的半杯酒都干了,我左右看了看,也把酒干了。尴尬的局面彻底打破了,下面的谈话也轻松多了。

  她妈妈怕我喝多,一边催我吃菜,一边把酒杯撤走。

  他爸看到了,说:”要是没事的话,再陪我喝一点吧”

  什么,陪他喝,就算是喝吐了我也认了!我心里想。

  她妈想了想,又给我倒了一点儿,悠悠本来想说点什么,不过仔细看了看我的脸色,而且她知道我能喝一些酒,也就没说什么。反而微笑地看着我。后来的二个多小时,气氛简直太好了,我感觉我们就像朋友一样,不用过多的客套,不用掩饰什么,心里怎么想都可以直言不讳地说出来。

  不过,我开始头晕了,他们也看出来了。她妈妈心很细,早就让司机开车过来了。

  我向她父母告别,出了门,司机把我送回学校,刚一下车,传呼机就响了。

  悠悠说:“我爸夸你是个有勇气、敢负责任的男孩!不过,我想问你:你来的时候真的不害怕吗?”

  我给她回了个传呼,只有短短的一句话:“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