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如果發出聲音的話,會被老師發現哦
如果發出聲音的話,會被老師發現哦

如果發出聲音的話,會被老師發現哦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今年十六歲,就讀高中一年級。

  記得剛開學的時候,進了學校我就在想,這次會遇到一些什麼樣的人一起度過三年的時間呢?不知道會不會有長的養眼的女生,實在有點令人期待呢。
  剛進班裡我就有些失望了,要求報導的時間還沒到,人也還沒來齊,不過就現在班裡所有的人來說,並沒有看到我想看到的目標出現。於是就乾脆和班裡現有的男生聊聊天,跟大家熟悉一下,不時的向教室門口望上幾眼,看看下一個進來的傢夥是不是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目標。

  如果說剛進來的時候是有些失望,那麼等到最後老師都走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徹底絕望了。

  剛剛過去的二十多分鐘裡面,進來的女生倒是不少,有胖到看起來永遠吃不飽的,皮膚白到病態的也有,滿臉痘痘雀斑的也有,那種看起來就是GAY的帥女生也有,就連那種看了就令人有股想嘔吐的衝動的「史瓦星格型」的怪力女都有,到後來我簡直不敢再往其他地方多看一眼,只能直瞪瞪的看著這個跟我聊天的哥們,還看的人家怪不自在的。

  應該說我並不歧視胖子或者是滿臉青春痘的人,因為我本人臉上也有一些,但是不多。可是不然怎麼說期望越高,失望越高呢。以前我總向別人說,我國中的學校是侏羅紀公園,現在看到這裡,才發現原來山外青山樓外樓,一山還有一山高。

  「同學們先找坐位坐好,我要開始點名了。」班主任看起來也是老太婆級的角色。

  「葉湘倫。」

  「到。」剛才一直跟我聊天的那傢夥應道。等等……這名字怎麼有點耳熟。
  「路小雨。」

  「到。」回答的這個女生長的白白胖胖的,這名字倒是更耳熟了……

     ***    ***    ***    ***

  「金曉敏。」

  「金曉敏?」沒有人回答,老師又念了一遍。

  「報告……」這時,一個個子嬌小的女孩子突然出現在門口。

  「你就是金曉敏同學吧?」老師問道。

  「嗯,我就是。」門口的女生調整了一下呼吸說道。

  「進來吧,以後記得不要遲到。」老師說著,示意讓她到我旁邊隔壁組的空座位上。

  這時,我才注意到這個女孩子的面容,先撇開她如同小學生一樣矮小的個子不說,顯得稍微有些黑的臉上也有一股掩不住的稚氣,額頭上還掛著剛才因為急著趕來學校而流下的汗珠,背後綁著短短的馬尾,讓人一看有一股十分清新的感覺。

  不過……這個人真的是我的同學嗎?這裡可是高中一年級誒……她是不是走錯教室了啊,不過剛才老師的確點了她的名沒錯。難道是天才兒童?這是我腦子裡首先想到的。

  不過暫且撇開這些不說,這個女孩子要是我們班的同學的話,這簡直是上天送給我的大禮,也就不枉我期待那麼久了。本人自從國三快畢業的時候,突然喜歡上了這些小女生,總覺得看在眼裡有很舒服的感覺,這種有些變態的嗜好……
  應該就是人們傳說中的戀童吧。但是呢,對於這樣女孩的感覺又不同於那種所謂的「目標」,只是會覺得很喜歡,但是卻不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張國耀。」這名字……太耳熟了……不過對於正在對眼前的女孩憧憬著美好未來的我來說,並不能讓我仔細思考這個名字之所以耳熟的原因。

  眼前的女孩轉頭看見我,發現我一直在看她之後,又紅著臉轉過頭去,我也只得尷尬的一笑。

  「張國耀。」又點了一次。等等……

  「到……」這不就是我的名字嘛!我趕緊應道。

  「專心一點,老師正在點名呢。」班主任皺著眉頭說道。

  「是……是……」

  「好了,全班同學都到齊了,現在可以開始註冊了。」老師說著,把我們每個人帶來的註冊費都收了上去,然後開始跟我們介紹學校的大致情況。

  「……圖書館和食堂分別在我們這棟教學樓的左邊和右邊,各位同學應該都可以看到的,」然後又指著比較遠的那棟樓說,「那是活動教學樓,上面還有一個琴房,裡面有老舊的大鋼琴,喜歡音樂的同學們下課的時候也可以去使用的。
  但是要抓緊時間哦,等到各位畢業的時候,那棟舊琴房就要拆掉了。「」那不是還有三年的時間嘛。「我心想,而且……琴房既然是跟教學樓在一起的,怎麼能拆呢,不過對於對樂器一竅不通的我來說,大可不必再繼續想這個問題,倒是老師這樣的描述讓我心底越發的有種熟悉的感覺。

  「啊……有大鋼琴啊,改天一定要去試試。」這時,坐在我旁邊的葉湘倫突然說道。

  「怎麼,你會彈琴嗎?」我問。

  「嗯,當然會啊,我從小就開始練了呢。本來我想考淡江中學讀音樂系的,但是因為分數不夠沒有去成……」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老師,」我問道,「請問老師你叫什麼名字?」

  「我姓葉」老師說著。該不會……心裡有股隱隱的不安。

  「我叫做……葉惠美。」說完,老師的眼睛仿佛閃了一道光。

  哇咧……這是什麼學校啊。

     ***    ***    ***    ***

  話說那以後,既然是同班同學,那當然是會互相認識的,只是相比一般人,我顯得主動了一些,而在其他同學眼裡我也只是個對小女孩十分親切的「哥哥」
  而已。

  認識之後才知道,這個女孩入學年齡早,後來因為學習成績優異的關係,在國一的時候直接跳升國三,現在也不過才13歲而已。一般男同學對她都沒什麼興趣,而她也在樂得沒有男性好朋友的情況下,有我這麼一個貼心的「哥哥」。
  在認識的過程中,我發現她真是一個單純的女孩,我懷疑她的心智是不是比她真實的年齡還不如。

  只是每天經常跟這樣的女孩子在一起,除了覺得她很可愛以外,腦子裡不時的還是會出現一些邪惡的思想,但是很快又被我扼殺在搖籃裡了,因為如果說對這樣小的女孩子下毒手的話,是不是太沒人性了一點啊……我總是這麼對自己說著。

  後來,因為我的成績沒有曉敏的好,於是我乾脆讓她來我家幫我補習,而對於這樣助人為樂的事情,曉敏也很爽快的答應了。老爸老媽經常很晚回來,所以他們不知道我有帶女孩子回家。不過我想,就算知道的話,應該也不會怎樣吧。
  而曉敏那邊,就由去同學家跟同學一起做作業為由,輕鬆的把父母給搪塞過去了。

  於是每個星期二、四,曉敏都會到我家來幫我補習。小小的書桌前,橘黃色的燈光下,從背後看來,就是一個很刻苦的學生,在只有一盞昏暗燈光的黑漆漆的房間裡,刻苦的學習——因為體型嬌小的關係,我讓曉敏直接坐在我的腿上,這樣也方便她對照著桌子上的書本教我題目。

  可是其實呢,這樣的補習法效果其實不是很好,因為懷裡抱著個女孩子,還聞的到她身上那種小孩子特有的香氣,別說思考題目了,連拿筆照著她說的寫下去都有點困難。

  「不能這樣哦,哥哥要專心一點。」曉敏總是這麼說著。

  每當題目都做完要休息的時候,曉敏總會跟我打鬧嬉戲,而她柔軟的屁股就總會碰到我那比較敏感的部分,讓我漲的十分難受。那種有些舒服又有些痛苦的感覺經常會讓我忍不住悶哼一聲,但又有點捨不得的感覺。

  不過今天我總覺得曉敏好像特別愛動的感覺,她的小屁股就不停的摩擦著我的下體,搞的我欲火中燒的。但是看到懷裡曉敏天真的笑容,馬上又為自己這樣的想法感到羞恥。

  我努力想著其他的東西,陽光明媚的草原上有許多漂亮的花兒,還有綠油油的大樹,清新的青草,美麗的蝴蝶,還有不知疲憊辛勤工作著的蜜蜂。然後草原的那邊,是一座橋,上面還有一個和藹的婆婆在賣著一碗碗熱騰騰的湯,一邊還吆喝著,「美味可口的孟婆湯……不好喝不要錢……」誒?等等……為什麼想到這個啊,多不吉利。

  「哥哥,這個硬硬的東西是什麼啊?」就在我想要把注意力從下體轉移到別的地方的時候,曉敏突然問道。我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起來,不是因為害羞吧,是因為本身就很燥熱的關係……呃……應該。

  「呃……」我吱唔了一下,沒有回答。

  曉敏又蹭了兩下,說,「這樣很難受嗎?」

  「也不是……可是……」那樣的感覺讓我不禁皺起眉頭來,但是又捨不得把她推開,只是輕輕的制止道,「別……」

  「嘿嘿……」曉敏笑著,停下動作說道,「因為我每次這樣動屁股的時候,哥哥總會露出奇怪的表情。」「所以你是故意作弄哥哥的咯?」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曉敏的動機,反問道。

  曉敏笑著,吐了吐舌頭。

  「好啊……竟然敢作弄哥哥……」我說著,作勢要撓她的癢癢。

  「呀……不要啊……」曉敏笑著,往旁邊逃了開去。

  這樣打鬧的場景平常是經常出現的,但是今天總覺得特別悶燥,多半是曉敏的關係吧。

  玩累了,我們倆就這樣平躺在我那張大大的雙人床上。

  「那是哥哥尿尿的地方吧?」曉敏突然抓著我那還沒消腫的下體,問著,「可是怎麼會這麼硬呢?」好像充滿著好奇似的。

  「呃……」曉敏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整個人輕輕的抖了一下,「那個……是哥哥尿尿的地方。曉敏先把手拿開拉……」我說著,撥開了曉敏的手,「但是那裡呢,除了尿尿以外還有其他的作用哦。」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一直有個聲音,提醒著我不要有其他的想法……聽起來像……理性的聲音?!

  「什麼用呢?」曉敏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

  「那裡還能用來愛愛。」我說。

  「什麼是愛愛呢?」曉敏又問。

  「愛愛啊……就是,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兩個人如果互相都很喜歡的話,那他們就會愛愛。」像是在教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一樣,我耐心的說著。
  「那哥哥……我們來愛愛吧……」曉敏突然說道。

  「不行……」我連忙拒絕道。

  「為什麼?哥哥不喜歡曉敏嗎?」曉敏的表情突然低沉了下來。

  「不……不是拉,哥哥很喜歡曉敏,但是我們不能愛愛。」我解釋著。
  「那是為什麼呢?」曉敏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因為曉敏還小啊,如果愛愛的話哥哥怕會傷到你。」

  「哼……曉敏才不是小孩子呢,曉敏已經上高一了。」曉敏都著嘴說道。
  「是……是……曉敏不是小孩子了。」看到曉敏這個表情,我只好又說道。
  「那我們來愛愛吧。」

  「不行……」

  「為什麼還是不行……」曉敏又都著嘴說道。

  「不行就是不行。」

  「那哥哥先告訴我,要怎麼愛愛呢?」曉敏仍不死心的問道。

  「愛愛啊,就是拿男生尿尿的地方放進女生下面的小嘴裡面……呃……」天那……為什麼我要說這個,曉敏還是個小孩子啊……「有什麼關係呢……就把她吃掉吧。」心裡有個聲音如是說著。

  呃啊……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呢……我趕緊晃了晃腦袋,想趕走這種想法。
  「哦……」曉敏聽了之後沒有多問什麼,就這樣躺在我身邊。還好,至少她沒有繼續再說什麼,我也能就這樣的狀況很好的用理性控制著我自己。嗯,至少現在就是這樣的,我這樣想著,應該送她回家了吧,也省得再有其他什麼意外發生。

  等等……下面怎麼有股涼颼颼的感覺……

  「曉敏你在做什麼?」我趕緊起身問道,卻發現她爬在我兩腿之間,褲子的拉練已經被拉下來了。

  「曉敏要跟哥哥愛愛啊。」說完,拉下了我的內褲。

  「不行……曉敏不聽話哦。」我能確定我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覺得是在顫抖的,「讓她繼續吧……」腦子裡的另外一個聲音說道。

  「哥哥真的這麼不願意麼?」曉敏的大眼睛裡面好像真的有水光在裡面轉啊轉的,「人家很喜歡哥哥的,哥哥不喜歡曉敏麼?」曉敏又一次的問道。

  「怎麼可以這麼對曉敏呢……」腦子裡的聲音浮現出來。

  「不要讓她傷心哦……跟她愛愛吧……」等等……這好像跟剛才不是同一個聲音吧……

  「這個……哥哥是很喜歡曉敏拉……」這次是我自己的聲音在跟曉敏說著。
  「嗯……那就好拉……」曉敏又露出了笑臉,居然低頭去要含我的下體。
  「曉敏你在幹什麼……」一種想制止卻又什麼動作都做不出來的感覺,一方面覺得這個是不可以的,但是又覺得機會難得,好像不好的錯過。

  「是哥哥說的啊,把哥哥尿尿的地方放進曉敏的嘴裡。」曉敏天真的說著。
  「呃……」天那……我有這麼說過嗎……

  在我還來不及做出其他什麼動作之前,又或著是說因為腦子裡的巨大矛盾,還沒有做出任何動作之前,曉敏已經張開嘴含住我的下體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濕潤和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我的下體。一下子對我的神經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如果說之前腦子裡還在想著,「不可儀做這種事」的話,那麼現在腦子裡剩下的,就是「隨她去吧……」的那種消極的心理了。

  跟理性形成對比的,是那已經淹沒理性的性慾。

     ***    ***    ***    ***

  於是那個晚上,在我細心而又完善的性教育下,曉敏成為了一個「女人」。
  呃……儘管在其他任何地方上都沒有任何的改變,她依然還是稚氣天真的模樣。

  雖然時候多少還是有些後悔,比如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告訴她互相喜歡的人要愛愛啊,為什麼沒有控制住自己啊,為什麼沒有……之類之類的。在那之後也有稍微對曉敏的疏遠,比如說不讓她來給我補課了啊,之類的。發覺了我的異樣的曉敏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臉上的笑容一天天的變少了,經常顯的很憂鬱。

  看到曉敏這個樣子我也十分不忍心。後來仔細想想,既然做都已經做了,也不能就這麼下去,要負起責任來,於是我便本著讓曉敏幸福的主旨,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標,跟曉敏的關係也很快的回到從前一樣,笑容也跟隨著我一起回到了曉敏的生活中來,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的生活著。

  唯一不一樣的是,我已經和曉敏正式成為男女朋友關係,但是在周圍的人之間都沒有提及,我也還是讓曉敏叫我哥哥。

  不過身為男人這種生物,不是那麼容易就滿足的,有了第一次之後自然就會想要第二次。儘管理性還是告訴自己不可以,但是美女當懷,還是像曉敏這樣可愛的女孩,理性的存在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更要命的是每當我想認真的斷絕這種思想的時候,心裡總會有個聲音說著,「反正都已經吃掉了……」

  這樣的話,往往會讓我覺得,的確是這樣的,反正都有了第一次了,何必那麼顧忌呢。

  於是我們之間就理所當然的有了第二次有了第三次。曉敏的身體就像她那還沒成熟的心智和年齡一般,顯得十分嬌小,幾乎是平坦的胸,十分光滑的小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當看到這個身體,我的慾望就像燃不盡一般在心底升起。
  當然每次愛愛完之後我都告訴曉敏不能告訴別人,愛愛是兩個相愛的人自己的事情。也不能讓父母知道,否則他們會拆散我們的。曉敏也唯恐以後不能跟我在一起,於是對這件事也守口如瓶。

  起初曉敏對這樣的愛愛並沒有什麼感覺,完全是我單方面的享受,有一次我好像還太激動了,弄傷了曉敏。雖然她還是笑著對我說「沒關係,哥哥舒服就好了。」但是我總覺得很對不起她。

  於是,我便上網無數,在論壇裡請教這些相關的知識,希望能學會更多的技巧。那些回復裡不乏很多無聊之徒,但也有十分認真回答的,甚至就關於我問的這個問題有幾個人都起了爭執,我也十分感謝那些肯傳授經驗的前輩,不過對於他們爭執的「誰的方法才是最好的」問題,我也沒有參與太多評論,因為無論是不是最好,對我來說已經受用無窮了。

  終於在我不懈的努力下,那一天晚上成功的讓曉敏達到高潮了,看著她癡癡呆呆的表情,口水都順著嘴角溢出了一些,心裡的成就感是不在話下,那天也很盡興的把濃濃的精液全都射進了曉敏的最深處。我還很高興的把這個我們交往後兩個月的日子定為「高潮紀念日」,結果被曉敏笑駡著,說我是變態。

  曉敏從一開始不怎麼放的開的態度,漸漸也接受了我,到後來的開始享受起了愛愛的感覺。雖然不像AV裡面的女明星那樣放聲浪叫,但是捂著嘴巴,生怕發出太大聲音的可愛模樣我也很喜歡。

  而我也從第一次那樣的充滿罪惡感,直到現在漸漸愛上了跟曉敏「愛愛」。
  我跟曉敏似乎從來沒有鬧過彆扭,覺得曉敏就像一直溫馴的小綿羊,總是那麼聽我這個「哥哥」的話,到後來我發現了什麼新姿勢或者是新玩法,曉敏雖然很不情願的,但是也是會很配合我。有的時候想起來,其實還滿感謝老天爺送了我這樣一個「妹妹」。

     ***    ***    ***    ***

  交往後七個月,正好是生機勃勃的春天,也正好是我17年前誕生的日子,本來前幾天曉敏就說著要幫我慶祝的,於是我就跟她要了個願望,希望她能答應我。

  「今天是哥哥生日,當然可以咯。是什麼願望啊?」曉敏問我。

  「那就是今天,曉敏你什麼事都要聽我的,不能反抗我哦。」我說。

  「嗯,我答應哥哥。可是,曉敏平常還不夠聽話嗎……」

  「曉敏平常就已經很聽話了啊,只是哥哥希望曉敏今天全聽哥的。」我說:「哥哥又在打什麼壞主意了吧……」像是看透了我在想什麼一樣,曉敏說著。
  其實,我自己也沒想好要幹什麼,只是這樣的條件,其實是很耍賴的吧,因為無論我再要求什麼其他願望,曉敏也不能拒絕,就好像預定好了千百個願望一樣,只不過都限在今天內而已。

  上課的時候,我跟曉敏是同桌,這樣的作為安排是我特別找過老師要求的,而老師也在看了全班裡,曉敏沒什麼朋友之後就同意了。

  不過今天,心裡突然有一股想要惡作劇的想法。

  曉敏今天穿的是黃色的T恤和一件粉紅色的及膝裙,下面是一雙白色的長桶襪。髮型依然是像以前一樣清新的馬尾辯,只是稍微長了一點點,也只是那麼一點點而已,曉敏似乎不大喜歡自己的頭髮太長,不過反正我也無所謂,也就樂得讓她按自己喜歡的拿主意了。

  我把手慢慢伸向曉敏的大腿,然後輕輕的磨娑著。

  「哥哥你在幹什麼拉……」知道曉敏發現有些不對勁的時候,她才輕聲的問我。

  「哥哥想曉敏了。」我說著,手遊移到曉敏的大腿內側,漸漸向上靠去,碰到了曉敏的內褲。

  「哥哥……會被其他人看見的拉。」曉敏說著,輕輕的按著我的手。

  「不會拉,沒人會回頭的拉。」我說著,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我和曉敏這個星期坐在班裡最後一排的位子,旁邊的組沒有最後面這排,就使得我和本來就矮小的曉敏只要沒有人回頭的話,就不會被任何人看到,更不用說是在桌子底下了。而曉敏就算坐直了,也只有胸部以上的部分在桌子上面。

  「不行拉……」曉敏還是制止著,想盡辦法的要把我的手拿開,結果一個不小心的撞到桌子了,發出了咚的一聲。

  前面的同學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沒說什麼就又轉回去了。

  「你看,都妨礙到人家聽課了拉。」曉敏都著嘴巴說著。

  「曉敏今天答應過哥哥的哦。」這時我突然想起來。

  「啊……」曉敏的嘴巴都的更高了,最後只好無可奈何的說,「哥哥最變態了拉。」於是我的手又繼續朝曉敏的內褲前進,一路磨娑著她的大腿,然後最後碰到曉敏的下緣。我的手從內褲的邊緣伸了進去,開始輕輕的刺激著曉敏還沒有充血的陰蒂,在穴口來回撫摸著。起初曉敏還沒什麼反應,但是隨著我的愛撫,開始用門牙咬著自己的下嘴唇。看著曉敏這個可愛的樣子,我又忍不住再多作弄她一下。

  我的手在曉敏的陰部左右移動著,挑逗著曉敏,用大拇指和食指摩擦著曉敏那幾乎還未成型的陰唇,漸漸的感受到裡面潮濕了起來,然後開始尋找入口,把手指伸進曉敏的小穴中。

  「呀……」曉敏輕輕的出了一點點聲音,然後趕緊捂住嘴,看看四周沒有人聽見之後,才又放下心來。

  我的手指在裡面左右攪動著,因為是背過手來的關係,所以大拇指在下,小拇指在上,正好對著曉敏的陰蒂。於是我也就毫不客氣的配合著穴裡的食指內外夾攻著。

  曉敏索性趴在桌子上,把嘴埋在自己的雙臂中,努力的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食指在裡面攪動著,感覺到愛液分泌的越來越多了,於是就把中指也插進了小穴裡。

  「啊…………」曉敏又輕歎了一聲,趕緊又捂好自己的嘴巴。

  我的手指開始了前後的活塞運動,小拇指也沒有閑著,不時的輕輕玩弄著曉敏已經因為充血而十分敏感的陰蒂。裡面的愛液明顯的又多了起來。

  「曉敏的裡面,已經很濕了喲。」我在曉敏的耳邊小聲的說著。

  「呀……討厭。」曉敏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我繼續專心於手上的工作,用兩隻指頭把曉敏的小穴稍微的撐開來,然後來回的颳著肉壁上的皺褶,然後試著把無名指也塞進曉敏的小穴裡。

  「嗯……別再伸進來了呀……」曉敏又輕聲說道,臉更加的紅了,呼吸聲也變的沉重的起來。

  不過因為是反著手,前三個指頭伸進去之後,小拇指還要在外面玩弄曉敏的陰蒂,這樣的動作幾乎要讓我手抽筋。於是我只好無可奈何的把無名指又重新拉出來,只留下食指和中指在小穴裡面抽插。

  「呼……」伸出來的那一瞬間,曉敏似乎籲了一口氣,不過很快,當我重新開始活塞運動的時候,曉敏又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一邊這麼動著,我發現,每當我的小拇指輕輕的碰到曉敏的陰蒂的時候,她總要全身震一下,然後很努力的壓著自己的聲音,於是我便提高碰觸曉敏陰蒂的頻率。

  「嗯……嗯……」曉敏還是忍不住發出了極小的聲音。

  「小心會被老師聽見哦……」我故意在曉敏的耳朵旁邊說著。其實這樣的聲音,不要說老師了,就連前面的同學也聽不見,我只是故意嚇嚇她而已。

  不過在這樣壓迫而又刺激的環境下,曉敏好像也比平常更興奮,「不要……
  輕點……「曉敏跟我求饒道。

  「金曉敏,你怎麼了?」臺上的老師突然說道,把我和曉敏都嚇了一大跳,我的手也停止的動作。

  「一直趴在桌子上不舒服嗎?」老師關心的問著。

  「嗯……有一點。」曉敏回答道。

  「那你就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下吧,實在不行的話就去醫務室了。」老師說。
  「嗯。」

  呼……總算是有驚無險,同學們也把注意力從我們這裡移開。我的手指頭也重新動了起來。

  「不要拉……會被發現的。」曉敏又制止道。

  沒有理會她的抗議,我只是繼續著我的動作,因為受到驚嚇而有些乾渴的小穴又逐漸湧出了愛液,而且比剛才更加強烈。在我的手指不停的動著的同時,曉敏的肉壁也開始隨著抽插的頻率蠕動著,吸吮著我的手指,曉敏的腰則開始不安的扭動著,忍不住的發出「嗯……啊……」的微小聲音。

  其實,我並不是不害怕,只是比起害怕來,這樣刺激的感覺卻讓我更加的興奮。我想曉敏應該也是這樣的,於是加快了手指的運動。

  就這麼持續了幾分鐘,我突然停下了動作。

  「怎麼了?」見我突然沒了動作,曉敏小聲的問著。

  「有點累了。」我說。

  「動一動嘛……」過了好一會,曉敏說道。

  「要動什麼呢?」我故意難為曉敏說。

  「手指……」曉敏的臉越來越紅。

  「哪裡的手指?」我又問。

  「嗯……」曉敏說不出來了。

  「不說我可就不動了喲。」我惡作劇的說著。

  「穴……穴……穴穴裡的手指拉。」曉敏受不了誘惑,只好忍著那股恥辱感說出來。

  於是為了滿足曉敏,我的手指又以極快的頻率告訴運動起來。不過因為一直都只有一隻手,又不可能側過身子來讓兩隻手都去幹活,所以能給曉敏的快感始終有限。

  「路小雨,這道題請你來回答一下。」

  就在我們前面的一個白胖的女孩站了起來,龐大的身軀正好擋住了老師看我的視線。不過周圍的人被點起來回答問題,首先是會受到一點驚嚇的。但是我隨即就縮下身子去,到桌子底下假裝找東西,反正老師也暫時還看不見我。

  到了桌子底下,我用兩隻手把曉敏的腳分開。把她早已經濕透了的四角褲褪到膝蓋處,那裡早已經是充滿愛液了,一片狼籍。我把頭往那邊伸去,唇吻上了曉敏的小穴,吸吮起了曉敏的陰蒂,卻不敢用舌頭舐上去,怕會弄痛了充血的敏感的陰蒂。

  曉敏的身子顫動著,腰也扭動的更厲害了。我把舌頭伸進了曉敏的小穴裡,開始了左右輕拂的圓周運動,不過因為在桌子底下,聽不見曉敏的聲音,不然應該可以聽見曉敏極力壓抑的呻吟吧。

  我的舌頭由打轉改成了抽動,手也伸上去隔著衣服搓揉著曉敏的胸部,因為時間不多,所以我一直保持著很快的速度,舌頭都開始有些抽筋的錯覺。好在曉敏由於身體的本能,腰部也開始隨著我的抽動而前後迎合著。

  終於,開始感覺到了小穴有些開始收縮的跡象了,眼看那個路小雨就要把問題回答完了,我就緊緊的貼著曉敏的陰部,用力的吸吮了起來,舌頭使勁的轉動著,曉敏的全身都震動著,肉壁收縮的越來越劇烈,幾乎是在那一刹那,我聽見了曉敏極小聲的呻吟。

  「啊………」同時,肉壁開始劇烈的收縮了起來,從小穴裡噴出了許多的愛液。

  終於公德圓滿,我趕緊用舌頭幫曉敏打理好了殘局之後,幫曉敏穿好了四角褲,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們倆都是滿頭大汗。

  剛剛高潮完的曉敏只是趴在桌子上不住的喘息,等曉敏平靜下來之後,我在她耳邊輕輕的問,「刺激嗎?」

  「變態……」曉敏輕輕的罵道。

  「有比平常舒服嗎?」

  「嗯……有一點。」說著,臉一下子又紅了起來,「幹嘛問這麼變態的問題拉……」雖然是這麼說著,但卻讓我有很幸福的感覺。

  這天晚上,老爸老媽到外面旅遊去了,而曉敏也終於求得父母讓自己在同學家過夜。當然他們不知道曉敏是在一個男同學家過夜,更不會知道是我。

  第二天不用上課,不用顧及要早起的問題,我和曉敏就這麼愛愛了一晚上,曉敏從一開始認住不出聲,到後來忍不住放聲喊出來,一直到最後跟我求饒,然後無力的呻吟。

  我一直到曉敏幾乎全身都沾滿了白濁的液體之後,才感到乏力的,把全身黏糊糊的曉敏抱在懷裡,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夢裡,我夢到我和曉敏在教室裡愛愛,不過周圍的人就像看不到我們一樣,但是我們還是覺得很刺激,那種幸福的感覺,曉敏就在我懷裡撒嬌的說著,「最喜歡哥哥了……」

  【完】